adc影院畅享欢乐世界

“被动值:66888。”

距离上一次抽奖,似乎还没过几日。

但是这么一小段时间之中,徐小受愣是给攒到了六万多的被动值。

望着这一片吉利的数字,徐小受不由再度想到了红狗临终前的那一式极尽切割。

这六万多的数值,并没有什么光彩照人的来历。

有的,仅仅只是徐小受在那一片片被剐飞而出的血肉中,略微博来的丁点回报。

如若让他选择,他定然不会用这种肉身上的屈辱,来换这区区六万被动值……

嗯,再在后面加个零,还差不多。

徐小受打了个恶寒,结束了胡思乱想。

彼时红狗那一式攻击,真的是差点将他送入了地狱,至少那一击之下,哪怕还没死,他也完全丧失了战斗力。

这种生死间拼搏而来的被动值,说实话,他一点都不想要。

但既然已经给了……

春天到了 美女也来了

也不好拒绝,是吧!

正了正心神,徐小受凝视着顶头的红色界面,有了决断。

“这一次不能抽奖!”

“被动值太少了,抽出来的东西,哪怕再强,技能等级点不上去,也是无用。”

“更何况,依照往日的抽奖经验,这一波六万多被动值,充其量也就是一发十连抽。”

“估摸着,还不够系统塞牙缝的呢!”

“现在是备战张太楹的关键时刻,好钢,要用在刀刃上!”

心中有了决断之后,徐小受很快便是将注意力锁定到了面板之上。

抽奖、觉醒这种大概率扑街的事情,既然不打算做,那就只能莽技能等级了。

“升哪个好?”

几乎没有半分迟疑,徐小受的目光,便是被最下面的精通型被动技给锁住。

“剑术精通(先天lv.3)。”

这是一门暂时性从徐小受战力系统中,被排挤出去的被动技。

不是因为它不强,恰恰相反,是因为它太强了!

徐小受一路走来,基础硬怼,靠的是“强壮”。

但每一次逆风翻盘,在没有觉醒技能出现之时,全赖“剑术精通”!

之所以选择暂时性的不升级,是因为自己的突破,实在太快。

不止是修为上如此,剑意的领悟,同样如此!

别人十年、数十年不曾领悟出的东西,自己用了可能才一个月的时间,便是从无到有,甚至达到了先天剑意的层次。

这也就罢了。

如此时间内,剑意先天,充其量也就给人一种“这徐小受乃是天才”的感觉。

可要是接连突破至剑宗……

徐小受不知道会引来如何后果,他考虑事情,下意识会往最坏结果思量。

所以他很怕被人抓去研究、切片。

但此刻,显然等不下了。

“距离自己在‘风云争霸’突破先天剑意,似乎也已经过了小半个月的时间了吧……”

“似乎也还没有?”

“罢了,不计较那些灵碎的时间,就算成半个月吧!”

“半个月,从先天剑意,突破到宗师剑意,似乎也不为过?”

徐小受歪着脑袋,挠了挠。

他想到了苏浅浅,这小姑娘用了几年来着?

算了,不能去想!

再想下去,又不敢突破了!

“对,八尊谙!”

他思维一转换,立马又有突破的信心了。

“这个世界是存在天才的。”

“传说中的第八剑仙,三息先天,三年剑仙!”

“自己哪怕是半个月从先天剑意突破到宗师剑意,这个速度,和人家一对比,也就还是一个垃圾!

徐小受重重点了点头。

“对,我是垃圾!”

他一边自我催眠着,一边随手兑换着技能点,毫不迟疑点上。

“剑术精通(先天lv.3)。”

“剑术精通(先天lv.5)。”

一大股知识涌入脑海,徐小受脑子一晃。

他没敢多点,一次也只敢加两级,怕把脑子给搞炸了。

仔细体悟完这一波基础剑式,直到他觉着嚼透、嚼烂了,他才开始继续下一步的动作。

“剑术精通(先天lv.7)。”

……

“剑术精通(宗师lv.1)。”

当技能莽上宗师等级时,一股凛然的气息直接从徐小受身上爆开。

这一刻,整个南天街的剑修纷纷心头悸动,佩剑轻鸣,條然出鞘。

所有人下意识的抬头。

傍晚天空,暮色沉霭,青色与灰暗接替了白昼的光明。

可是这一刹,仰头窥望的众人,却依旧瞧见了天边的悠悠白云。

那一方悠悠意境,完全超脱了昼夜交替的限制,直接将所有人拉回到了美轮美奂的幻境之中。

下一秒,幻境崩碎。

虚空万剑腾舞,若得大道呼唤,万剑归宗!

嗡——

撕天剑鸣声从庭院中爆开,直接穿透了几乎大半个天桑城。

几乎同一时间,天桑城的诸多巨头,便是有所感应。

无论是城主府,还是四大家族,亦或是一些个纷杂势力,次级世家,尽皆侧目。

所有人,同时望向的,赫然便是徐小受的方向!

徐小受在从幻境中苏醒,心头立马暗道不好。

他竟然忘了,突破剑宗,所产生的剑鸣声,那几乎是在宣告着整个世界,他徐小受变成剑宗了!

可是,这不行啊!

他破剑宗,是为了杀张太楹,怎可弄得人尽皆知?

于是乎,几乎在清醒过来后的第一时间,他立马打开了元府,整个人咻一下條然不见。

哐当当——

大街上的万剑,突然失去了归宗目标,一把把十分突兀的便是从天而坠,咣咣砸落地面。

这一下,所有人都错愕了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方才看这意思,是有人突破剑宗了?”

“是的,这意境……确实是剑宗,这是多少年不曾见过的画面了?”

“这般万剑归宗之景,一般只会出现在初次突破剑宗,收不住意境之力的人身上,可眼下……”

“是的呢,眼下这剑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“突破失败了?”

不止是大街上的所有人有着这般疑惑,就连各大巨头中的强者,那些个想要第一时间去拜访新晋剑宗之人,也是突然失去了目标。

“气息,完全不见了?”

……

多灵客栈。

“二师兄,你觉着,这个剑宗,会是何人?”顾青三问道。

“大师兄,我觉着,有可能是那个……”顾青二同样望向老大。

“不要觉得了,跟我过去瞧瞧!”

顾青一抱着剑,挥手让两个师弟跟上。

如果说有哪个家伙最可疑,那毫无疑问的,便是那个锻体的家伙!

他回来之后,千思万想,都无法将这家伙和那两次出现剑念的情况给撇清。

再加上男人的第六感……

“也许,这个体修,也是个剑修?”

三人来到了彼时破损的房间门前。

大门早已修好,结界也是修复完毕。

“小师弟,上吧!”顾青二甩头一个示意。

顾青三犹豫了。

“大师兄,二师兄,这样不好吧,毕竟是人家的房间,要不,我们敲门?”

他真怕了那个家伙了。

“不行!”

顾青一断然拒绝道:“如若敲门,那家伙太会藏了,定然再次瞧不出半点所以然,唯有出其不意,破门而入,方可窥视一二!”

“大师兄说得有理!”顾青二、顾青三立马点头称是。

稍微后撤几步,将空间让开,顾青三深深吸了一口气,竖起了手指头。

刷刷刷!

房门瞬间被剑气砍成了碎片,轰然倒塌。

三人立马冲入了房间。

“臭小子,还藏?看我不把你的本性揪出……”

“嗯?”

马上,三人盯着床板上两条白花花的人影,陷入了沉默。

两人?

这数量,怎的有些不对?

房间黑乎乎,床板晃乎乎,身子白乎乎……

那陌生的男人被吓得萎缩,那陌生的女子立马捂住了身子,发出了一声惨烈尖叫。

“啊——”

xiazai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