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app论坛

跟着常清扬一起进来的人,除了三男还有两女。

三个男的是李玉宝与王俊峰和姜超越。

两个女的是方玉玲和廖玉珠。

这几个人居然能凑在一起,还有说有笑。

白手想笑,但咬牙忍着。

张孝南和曾玉山他们也想笑,但都勉强忍着。

唯有许老黑,眉头皱了起来。因为方玉玲是她老婆,王俊峰和姜超越都曾与方玉玲乱搞过,是他公开的敌人。

还有方玉玲和廖玉珠,廖玉珠是王俊峰的老婆,现在与王俊峰处于分居状态。方玉玲和廖玉珠是情敌,现在却肩搭肩的亲如姐妹。

许老黑生气,两眼冒火,快到爆发的边缘。

白手见势不妙,冲着董培元使个眼色,再拿脚踢一下谢洪水,自己率先起身朝楼梯走去。

大家紧跟白手,董培元和谢洪水拽着许老黑走在后面。

三楼是长风茶楼,大家进了一号包间,各自坐下。

雪梅的冬日纯美图片

许老黑还在生气。

张孝南劝道:“老许,犯不着,犯不着生气啊。”

胡祥瑞不解,问白手,“小白,这什么情况?这几个人怎么会在一起呢?”

白手点烟喝茶,“不急。老常吃了饭以后,肯定会上来,到时候问问他就知道了。”

曾玉山道:“小白,你不妨分析分析呗。”

方自立道:“对,小白你先猜上一猜。”

白手思忖了一下,“没有永恒的朋友,只有永恒的利益。唯有利益,才能把不同路的人拽到同一条路上。”

“那会是什么利益呢?”谢洪水边想边问。

“老常又能有什么利益呢?”张孝南像在问自己。

胡祥瑞道:“老常这人清廉,他不会搞利益纠葛吧。”

白手道:“你们还别不信,这几个人能走在一起,一定是老常捣的鬼。”

许老黑不吭声,生闷气。

白手拍着许老黑的肩膀,安慰道:“老许,我相信嫂子,她不会再与那两个混蛋有什么的。”

许老黑一声苦笑,“家丑,家丑,让兄弟们见笑了。”

果不其然,二十分钟后,常清扬推门而进。

李玉宝和方玉玲跟在后面。

白手斜了三人一眼,爱搭不理。

其他人也一样的冷淡态度。

常清扬哈哈大笑,不请而坐。

李玉宝也坐了下来。

方玉玲走到老公许老黑身边,也挤坐下来。

一号包间人满为患。

常清扬接过曾玉山递来的香烟,点上火吸了几口,“你们想听我说吗?”

张孝南做了个请的手势,“老常你说。”

常清扬道:“老许,你家方玉玲的五美公司,在崇明岛有个规模较大的苗圃,这你是知道的。有人向我打招呼,要我帮忙推销一下这个苗圃的树苗。人家面子大,我不得不出面。”

顿了顿,常清扬又道:“与此同时,人家又与俊峰公司、超越公司、万宝公司和沪兴公司打了招呼。这四家公司呢,答应购买五美公司苗圃的树苗。老许,你家方玉玲不愿意与俊峰公司和超越公司打交道。所以,情况就是这样,我只好出面当了一次中介。”

李玉宝补充道:“老许,今天在老常那里,也就当面锣对面鼓的签个合同而已,别的真没什么。说实在的,我也讨厌王俊峰和姜超越。那个廖玉珠,我也不想跟她打交道。总之,生意是要做的,但立场还是坚定的。”

方玉玲也对许老黑道:“老许,我向你发过誓,你就放心吧。”

许老黑脸色好转,哼了一声,“以后,以后提前告知一声。”

方玉玲道:“老许,我记住了。”

常清扬摆摆手,“好了,翻篇翻篇,这事翻过去了。”

大家都点头称是。

常清扬瞪了白手一眼,“小白,你是不是也不高兴啊。”

白手呵呵坏笑,“我哪敢啊。你老常是堂堂会长,就是阿猫阿狗找你,你都得接着是不?”

“骂我,你小子骂我。”常清扬笑道。

“呵呵,你老常皮糙肉厚,经得起风吹雨打,还怕几句骂啊。”

“小白,你对我不敬,我就对你不好。”

“怎么个不好?”

“本来,我还想租你的腾飞大厦,把市建筑协会搬到你的腾飞大厦去。现在你对我不敬,我决定不搬了。”

白手笑道:“不租就不租。老常,你这个菩萨不好侍候。”

常清扬问道:“不会吧,你的房子空着,你不想租出去赚点租金吗?”

白手自信道:“皇帝的女儿不愁嫁。我的腾飞大厦,旁边有铁路宾馆,离火车站只有一千两百米,绝对的黄金地段。老常,请你不用担心。”

常清扬笑道:“算了。我打听过了,你的房租高得吓人,我不租了。”

许老黑道:“小白,今天拉你吃饭,还有一事要说,就是租你的大楼,当我三阳公司的办公地。”

曾玉山道:“小白,我们在座的,都想租你的大楼。”

李玉宝道:“小白,包括我啊。”

白手笑笑,指了指方玉玲,直截了当的说道:“除了五美公司,你们我都欢迎。不过你们要抓紧,我的办公楼,已经有一半多租出去了。”

许老黑道:“过了春节再说。”

方玉玲笑问,“小白,你是怕我呢,还是怕莹姐?”

神秘的莹姐。

白手笑而不语。

常清扬问道:“我继续说事。小白,你是不是给希望工程捐钱了?”

“咦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人家打电话告诉我了。你这家伙,不声不响的捐钱,这不好啊。”

白手点点头,但又摇了摇头,严肃的说道:“老常,我捐钱给希望工程,是有特殊原因的。我警告你,你不要宣传这个事。我还提醒你,你也不要对我的同行搞劝捐。”

常清扬眉头皱起,“这事有这么多讲究吗?”

白手伸手画了一个圈,“你问问在座的各位。”

许老黑道:“老常,小白说得有道理。做慈善,捐点钱,这不成问题,偶尔的我们也在做。就怕你振臂一呼,我们不得不跟。如果你这样做,我们倒没多大事,但小白就会成为出头鸟,大家非骂死他不可。”

常清扬思忖一下,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,这事听你们的。”

白手道:“这事过去了。老常,你还有事吗?”

“有事,还有个大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