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映画公司怎么应聘

江小白觉得,陆澄妈妈此番怕是来者不善,应该不仅仅是想见她儿子那么简单。“目前还不知道,爸爸说她是想我了,想要见我一面,我如果不去,她就会一直等。”陆澄无奈道。

江小白眼中冷了一点。

说出这样的话,跟威胁有何区别?

况且这话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,想他了?如果真的想他,那之前的十几年,她人在哪里?

如今说起这话不免有些单薄和可笑。

“你的意思呢?”江小白问。

“我想了一晚上,觉得还是得见她一面的,我不知道她要见我做什么,但是如果一直等不到我,她可能不会放弃,这样对我爸爸来说也是一种伤害。”

陆澄的话很冷静。

他对母亲要求见自己一事的思考是很理智的,正如江小白所想,陆澄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他妈妈了,这中间她有无数次机会来找自己,但她都没有。

父亲因为受了感情的伤,一直很忌讳提起这个人,陆澄对她起初是又爱又恨,但是随着她在自己生命中的缺失,这种本能的爱有在逐渐消退,恨也渐渐淡化了,对他来说她的存在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,并不会时常让他想念,同样不会提起她。

但如果想到,终究还是会有异样的感触。

母亲的出现很突然,陆澄不解其意,他其实也是有些抗拒相见的,但是母亲说的话却让他不得不去见一面——

粉嫩学生妹温馨午后私房照

父亲受母亲的伤太深了,如果她见不到自己就一直纠缠父亲,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伤害。

所以早些解决,也让父亲不再受折磨。

正好,也看看他那个多年不见的母亲究竟想要干什么。

“你说的有道理,不管她为了什么,见还是要见的。”江小白点头。

虽说他的母亲是过错方,但是人伦道德却不可违背,如果弟弟始终拒不相见,这在孝之一道上终究有些说不过去。

他不是普通人,而是一个公众人物,从进了圈子起,一举一动都会遭到众人的围观,如果有人拿这个做文章,事情就会变得很难办。

想到这里,江小白就出声提醒道:“弟弟,你见她可以,但得做好万全的准备……”

她把该注意的地方都细细说了一遍,确认没有遗漏之处。

陆澄听后有些发怔,“这……好,我知道了。”

他听到的第一反应是似乎没有这样的必要,但是随后就也想到了自己的身份,于是没有多说,直接答应了下来。

江小白这才放下心。

最后时,她是这么说的——

“宝贝,我知道这么说可能不太恰当,但这却是我的真实想法,你的母亲固然和你有血缘关系,但是她这些年对你没有一点养育之恩,她如果真的是遇到困难需要你的帮助,那为了孝道你大可以帮一把,但若不是……那愚孝要不得。母亲这个词很宝贵,但感情都是相互的,她亲,你孝,她若不亲……你不是只有她这一个母亲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江小白在感情看似淡漠,但实际上也是重情的人,只是从小跟家人分开居于宗门学艺,致使她对于“家”并不是那么的依赖,在她看来,那就是大家只需要彼此安好、且心相连即可,是不是日常在一起朝夕相处并不重要。

人不在一起,维系感情就要双方用心了,比如时常的关心等。

像陆澄母亲这样压根不出现的,说明她已经不想要这个儿子了,所以两人虽有母子之名,但没有母子的感情。

她若靠谱,那感情和关系还有挽救的可能,但若不是,那这种亲人不要也罢。

只是这种想法可能在世俗看来是很冷血无情的,还会被冠以不孝顺的帽子,但这确实就是江小白对感情和关系的观点。

也不知道说完后会不会让弟弟生气。

陆澄听到后却是笑了笑,“我明白的姐姐,这些年我习惯了没有母亲的日子,我有爸爸,还有你,且拥有和你一样的家庭是我的幸运,我有你们就已经很满足了,这已经是上天对我的眷顾,至于她,且看天意吧。”

“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。”江小白笑了。

“那个,姐姐,跟你商量一件事。”陆澄的声音却是扭捏起来,“你以后叫我小澄可以吗?宝贝这个名字……”

江小白噗嗤笑了出来,“好,你已经长大了,我是应该改改称呼。”

宝贝这个词,听着确实有些亲昵,有种叫小孩子的感觉,弟弟早已经成年了,工作经验甚至比起一些二十多岁的人还要多,确实不能把他当一般孩子一样看待。

这样喊,难怪他会觉得怪怪的。

恐怕就连陆父这样喊他也会让他有点不自然吧?

挂了电话,想起陆母,江小白还是不禁轻叹一声。

原生家庭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,一个人的童年经历是对TA性格塑造的最重要时期,童年虽短,但影响却是一生,很多人因为有了幼时的不幸,致使终其一生都在寻找自己的救赎,想要让自己从阴暗中解救出来。

一些人的性格缺陷、三观扭曲,还有一些类似于暴力的不良倾向,大多都是受原生家庭的影响。

所幸,陆澄仍是一个阳光健康的孩子,那些不幸给他带来的影响也有,比如性格上的敏感和内向,但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,他还是个善良正直的孩子。

希望那个突然出现的陆母不要破坏他如今的美好。

江小白的时间仍然用在用功啃剧本上,她一点点琢磨着人物的特点,为了更好的把人物性格特点表现出来,她更是不停的对着镜子练习微表情,就是想要在镜头面前表现完美一些。

两天后,她接到了一个电话。

“小白,唐导让我通知你,一周后入剧组开始拍摄你‘洛妇’的戏份。”

电话是柏星打过来的。

“好的,不过竟然这么快?”江小白都没想到,“我还以为你刚入剧组,我的戏份还得要月余才能轮得到。”

偷香